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2020-01-11 18:003828互联网未知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来源:电商在线(ID:dianshangmj

文/崔恒宇

编辑/斯问

华强北,中国电子第一街,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。

巅峰时期,1.45平方公里的华强北聚集了2万多个中小手机类商家,8万多名从业者涌向这里,一年创造了250亿元的销售额。手机、3C数码等产品从这里出发,发往全国各地,也出口到东南亚、非洲等地区。

但是,随着全球手机市场的萎缩,那些属于华强北的标签正在褪色,“电子产品”再也不能够支撑起华强北的所有梦想。

2018年起,华强北的发展轨迹中多了狂热的比特币挖矿机生意、缥缈的电子烟生意,还有出人意料的美妆行业。尽管前两者迅速陨落在政策之中,但仍属于电子产品,美妆成了完全相反的一条路径,主要客群也从男性转向了女性。

当SKII、海蓝之谜、迪奥、兰蔻等一线国际大牌的化妆品,整整齐齐地码在数码城的货架上,一切都变得魔幻起来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「电商在线」走访发现,以明通数码城、远望数码城、紫荆城为代表的电子商城已经披上了胭脂水粉的丝绒,超过1000个档口从事着国际美妆产品的批发、零售,其中不少是从前的电子产品个体户直接转型。

2019年里,上百家媒体来到华强北,试图挖掘华强北的美妆故事。大家的问题聚焦在两个方面:第一,转型美妆的华强北,能不能再创当年电子市场的辉煌?第二,山寨能力一流的华强北,卖的化妆品是正品吗?

这两个问题目前都没有答案。

唯一确信的是,不同时期的同一个体,随时间经历世事,演变了个性的发展。无论是电子一条街,还是美妆淘金圣地,各个时期的不同主体表现出了多面的华强北。但表象再怎么切换,魔幻依旧是华强北的底色。

“华强北到目前仅剩的不可替代的能力之一,就是全中国各种各样的、新鲜的、奇怪的东西都会汇集到那里去,这是它天然的‘通路’属性。”刘炀在接受《差评》采访时表示。

转型后的华强北,一群电子产品商户开始卖起了国际美妆,魔幻现实也拉开了序幕。

不亚于首尔、东京的免税店

华强北的美妆市场,必须先从明通化妆品市场(前身明通数码城,以下简称明通)说起,这个处在华强北中轴线上的数码城,最早转型美妆领域,也是目前华强北入驻率最高的化妆品市场。上下4层楼里,分布着大约1500个档口,几乎都被美妆商家填满。

他们刚刚从门庭冷落中走出来。数据显示,2015年整个华强北空铺率达到30-40%,有的市场甚至达到50%。那是整个华强北都陷入困顿的岁月。

然而,明通有他自己的荣光,2005年开业之际,5000个商户现场认租,依次排队抽签入场,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就超过了100人。繁荣时,日均客流量达到10万人次,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国产手机卖场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明通的官网上,模糊地解释了转型化妆品市场的理由:鉴于多重因素的影响,2017年3月,明通数码城在充分调研基础上,瞄准国内巨大化妆品内需市场,快速转型,高起点建设进口化妆品市场。

当下的美妆市场确实繁花似锦。根据智研咨询数据,2018年我国美妆个护市场规模约为4105亿元,同比增加12.3%,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将达到6214亿元。

转型之后,这个建于世纪之初的数码城,热闹程度不亚于首尔、东京的免税店。

“日本的免税店都没到华强北这个规模。”一名美妆行业从业者对「电商在线」说。

每一间铺子,都像一个mini版的免税店,来自欧美、日韩的化妆品悉数排列,当下热门、限量的美妆产品几乎都能在这里淘到。甚至只卖产品小样,也能撑起一家店铺。相反,零星的几个手机通讯商家,看起来与整个商城格格不入——尽管曾经他们才是主流,如今整个商城的热闹,都与他们无关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这份热闹从整卷整卷的打包胶带开始,尖锐的撕拉声响彻在整个美妆城,每一次撕拉都像是一次胜利,代表着他们的进账与在美妆行业的足迹。

装进打包箱的化妆品被堆在档口里、过道里,等待着小推车的接驳,然后搬上货车,运上高速公路,送到用户手中。

但并非所有数码城的转型都能够直奔热闹。从明通往北走100多米,紫荆城也在进行着美妆的转型。

紫荆城美妆天地开业不久,门口“盛大开业”的地贴还没被磨掉。但这不妨碍喜茶早早地开在了紫荆城北门口的临街位置,等待着这里的腾飞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相较于明通里满满当当的铺子和商品,紫荆城里显得宽敞很多,人少、货少、空的铺位多,即便已经被出租的店铺,也有不少关着铺子,只是在门口贴张纸条留下联系方式,反而是招商广告见缝插针地在各个角落铺开。

“二楼还有一些铺位,价格比明通便宜,600块一个平方,基本上都在10个平方左右。”紫荆城招商处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。

急于转型的还有远望数码城,在电脑、手机维修服务中心的门面上,拉出了粉色的横幅:主营化妆品及摄影器材。在电子产品商户还未完成撤退的情况下,忙不迭地在打出了“化妆品市场欢迎您”的小横幅。

转型美妆的华强北,也有着自己的焦虑。当上千个商户集体扎进美妆市场,如何从源头找货,如何让这些货更好的流通……近处的竞争与远处的质疑,都成了压在华强北身上的命题。

魔幻的代购生意

拎着黑色塑料袋的代购、推着小推车运货的店小二、拎着热乎外卖的配送员、探头探脑的闲散客人……挤在美妆城并不宽敞的过道里。

档口里的老板少有人主动招揽生意,埋头处理着电脑、手机上的业务。线上的业务才是他们的主要阵地。

李好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发至少10条朋友圈,推荐自己档口的产品。MAC圣诞限定12色口红套盒、阿玛尼气垫、迪奥星空口红套盒、米奇联名款神仙水……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他的美妆店刚开业半年左右,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摸清楚兰蔻和雅诗兰黛的主打产品,并不懂得向客人推介。朋友圈里,话术一般只是简单的“海蓝之谜 精粹水 少量到货”,并没有更多的介绍。

“代购们都很懂,她们自己知道要什么,知道价格,也知道不同的产品有什么功能、适合什么人群。”李好解释。

「电商在线」以做美妆生意为由,走访了几个档口。一名档口老板详细地介绍了如何在他的档口拿货做生意——

先加上微信好友,会收到详细的产品报价清单;每天只要在朋友圈发化妆品广告(内容可以直接搬运档口老板的朋友圈);有客人要买的时候,只要把地址和需要的具体产品发到老板的微信上,档口会安排发货。

“如果都是从华强北发出,如何向顾客解释化妆品的来源?”

“你想要从什么发货地我都能改,口岸、保税仓都行。”这名老板表示。

一名在华强北进货的代购透露,只要发个朋友圈,一盒面膜反手就能赚几十块钱。平时都不用跑到华强北来,货不需要经过代购的手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周伟在深圳做电商生意,但是第一次来到华强北,“听说这里在做美妆生意,过来看看这边价格怎么样。”然而,华强北给出的价格并不让他满意,“可能是第一次来,没混熟拿不到好价格。”

几年来,周伟在微信上积攒出了一批客户,平时发发朋友圈,有订单来了则安排发货,他并未向「电商在线」透露货源。“我们不会特别关心产品的真假,反正卖了几年,不太有客人反馈收到假货,有反馈我就给他退。”

在这样的逻辑之下,每个档口积攒着自己的代购群体,美妆产品由此得以发散。

小代购之外,华强北还孕育着上亿的大生意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紫荆城的一楼,有一家精品超市般的“进口品集合店”,走访间,这家店铺的老板正在与一家平台方谈合作,只言片语间,似乎都是华强北无限的潜力。

“给平台供货的逻辑很简单,必须给到平台足够低的价格,价格高了你怎么跟其他平台去PK?我得提前备货,不然1点几个亿的生意怎么接?如果市场价格波动大我自己吃亏,但是平台要在其他地方多补订单给我。”该集合店的老板表示。

零散代购之外,这算是华强北的大生意。

华强北的美妆,货从何处来?

一名档口老板给我的报价清单中,罗列着167款商品,涵盖的品牌包括SK II、雅诗兰黛、阿玛尼、圣罗兰、纪梵希、海蓝之谜等近40个品牌,报价基本都在官方售价的50%-75%之间。

以海蓝之谜的60毫升精华面霜为例,其在官网售价为2550元,而在华强北商家的报价单里,价格仅为1280元;SK-II神仙水两只装(230ml*2)的价格为1510元,在官方渠道,单支价格为1540元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值得注意的是,不管你是批量进货的代购,还是普通消费者的购买,都可以以接近的价格买下海蓝之谜、神仙水,无需跑到华强北,所有问题全都可以线上解决。

“这个价格,比我们自己跑到国外去代购还便宜,他们从哪里赚钱?”一名长期往返于韩国、日本的代购表示。

在明通,几乎家家户户的店面上都贴了“假一罚十”“保证正品”的标签。但是如何保证?事实上,商家只会在口头上反复强调,你放心、肯定是正品……除此之外,很少有商家愿意出示更多凭证,无论是进货单还是授权书。

对于货从何处来,商家的回答更是含糊,品牌代理、在国外专柜刷货、从香港拿的……这群做电子产品发家的商户,还未学会太多说辞。

“如果说是从品牌手中拿授权,以面膜为例,每一片面膜都要贴上中文标签,要在海关报税,这个是走一般贸易,价格都是含税价格,品牌方一般只会给3个月的授权。”业内人士表示。

该业内人士同时提到,所谓的刷货,其实成本并不低,刷货团队同样面临着限购的问题,比如一款产品每人限购5套,要刷100套,就要找20个人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华强北到底掌握了什么优势渠道,能将顶级化妆品价格打得如此之低?这是个问题。

“我去过一次制造面膜的工厂,一张面膜到了华强北也就 7、8 毛钱,卖给用户可能要几十块钱,我问这个东西贴脸上会不会害人?对方说贴脸上不死人就 OK。那里面有很多噱头,会加重华强北的浮躁风气。” 刘炀对媒体表示。

2019年11月,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对明通美妆城开展突击检查,现场查扣涉嫌无合法来源的化妆品29盒,立案2宗。

「电商在线」从一个档口购买了一支兰蔻睫毛膏,并与专柜产品进行比对,在产品的瓶口处发现了明显异常。对此,档口老板只是重复地说,货没问题,你放心,并且强调“每个批次的货肯定是不一样的”。遗憾的是,很多品牌并不提供验真伪的服务。

另一位业务人士告诉我,“他们真假掺着卖,很难去验证。”

2019年下半年,韩国2个免税店陆续倒闭,而在大洋彼岸的深圳华强北,却生出了几座美妆城,流转着动辄上亿的生意。

魔幻华强北的美妆“淘金”记

刘炀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,“也许是金融风暴冲击,之后的几年华强北变成了一个诈骗世界,还在华强北做手机的人,就是靠撒谎活着的。”

这句话或许过重,但是对于华强北的美妆转型,市场需要一个立得住脚的“正品保障”。这也是华强北自救的关键一步。

(文中刘炀、李好、周伟为化名)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gaotangtv.cn 中国高唐网 版权所有备案号:鲁ICP备14034218号  
服务邮箱:zuozhao22cnj@163.com